免费可以看很污的视频

让关平安感到温馨的日子过得很快。上学或上班对她来说,其实都差不了多少,她还是跟着李老后面转。

只不过比起之前跟在老爷子后面学习不同的是,她以打杂为主,偶尔要兼顾替认识的长辈们跑跑腿。

或许是单位里的同事都心知肚明她是李老的小徒弟,她这一个临时工倒是没被人有意无意刁难。

“很喜欢?”

近来,梅老很看不惯他家如初不务正业。一见她又乐呵呵跑过来陪自己聊起单位谁谁的趣事,他就心塞不已。

关平安的眼珠子一转,“一般般啦~”

“想学考古?”不怪梅老这么说,他算是看出来他家如初的兴趣在研究历史这一方面上,但他还是不想点破。

有兴趣研究历史倒好罢,考古?还是算了。姑娘家家的学什么考古,玩什么钻古墓,“女孩子不适合。”

“爷爷你不觉得跟揭开谜底似的,很好玩?”

梅老果断摇头。

“这样啊。”

“你不是很喜欢制药?有没有兴趣往这一方面发展?军医就不错。”出行任务什么的,还能自救。

可口咖啡 甜蜜的下午茶时光

“……没兴趣。让我照方子玩玩还行。真要钻进去,天天跟病人打交道的话,心里负担太重。”

关平安还有一句话没说,她不喜欢见生老病死,她也承担不起有朝一日因为自己医术不到家沾染因果。

她哥就说过医术如叶平远叶老爷子,据说手上就有出现误诊,就时常出现从手术台上救不了的人命。

她太了解自己,不干则矣,要干的话,她还是想十十美。不然,她就会背负还不了的良心债,这一行根本不适合自己。

“照你这么说,岂不是人人不能学医?”

关平安跺了跺脚,“爷爷~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啦。我就想轻轻松松地干我自己喜欢的活儿。”

“不用脑子的?”

“……没法谈了!”

梅老畅笑出声。

关平安哀怨地瞄了瞄他。

“又搞怪了。”梅老拍了一下她脑门,“慢慢来,先别急着给自己定位。你看你哥,刚开始他不是说不喜欢上中文系?”

对啊。

现在她哥也不是很喜欢的。没瞅她哥一见到王爷爷就问问题?他最大的兴趣已经成了学习财经。

“可以多面发展。你现在还小,趁现在多学点总不会有害。你看小北,他就时刻都不忘充实自己。”

那家伙是怪人懂不?

关平安只好点头。

“听说小霍他们前两天还找小卫打听你?”

“霍哥啊。”关平安摸了摸自己后颈,“他们是想找我去练练身手。爷爷,你还想我接班啊?”

“多学习,错不了。”

没否认?

关平安暗暗咂舌,“齐爸爸不是回来了嘛,他就很合适啊。您看哈,他是小北他爸,又跟我祖父交好。”

“不一样。”

“有啥不一样的?”

“你祖父是你祖父,你爹是你爹。”梅老摸了摸她脑袋,率先走到书桌后面入座,“自己去琢磨。”

关平安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

是不一样。

关是关,齐是齐。

不是成了儿媳妇就是一家人。

就说她爹爹,有朝一日她哥娶了嫂子,但嫂子这个儿媳妇和她这个闺女在她爹心目中能一样?

关平安没问齐立嵘的再婚问题。见梅老开始要办公,她倒了杯温开水放在他右手附近,悄然退出了书房。

&a;

“回来了?”

关平安一见到她老子,咧嘴一笑,“爹爹,你也回来啦。哥哥呢?还在齐家?他没和你一块回来?”

“你哥跟小北在商量要做什么实验。”听着好像挺像一回事的,关有寿失笑摇头,“爹就没让他回来。”

“齐爸爸都给你说了啥?”

说啥?

那家伙十句里面都忘不了一句拐他闺女早日进门。关有寿摇头,“有你姜爷爷在场,就聊些家常。”

“爹爹,你说他会不会再婚?”

憋不住了吧?关有寿无语地斜了眼闺女,“考虑这个问题干嘛?小北已经成人,再不再婚的,影响不大。”

“不是。”关平安挽着她老子的胳膊,转头打量一圈儿,拉着他就往正房而去,“回后院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见状,关有寿笑了笑。

可很快的。

他笑不出来了。

“你爷爷还没歇了心思?”

“嗯。”诉说了一边刚刚梅老一翻话的关平安蹙了蹙眉,“可这回儿,爷爷确实站在我的立场,为咱们着想。”

“交给爹。”

“能行吗?你不是说齐爸爸是你们这一辈里面的第一人?”

“……”关有寿这次是真翻白眼儿了。“信不过你老子我?别想多了,就是没有小北牵扯在内,爹有的是法子护着你们。”

“要不要我搭把手?”

“有需要,爹肯定第一个找你。”

“真有法子?”

啧~

什么口气!

“嘿,嘿……”关平安先讪笑两声,“我爹爹肯定是最厉害的,我这不是担心你有危险嘛,没啥能比得上你安更好。”

关有寿摸了摸闺女脑袋,“没必要把人想得太坏,就如你梅爷爷,他为爹这个弟子不是也有了私心。”

哪怕这私心里面还夹带公心,力图他这个弟子将来还是以国外重,可他确实在为他这个弟子着想。

“没爹的吩咐,记得千万别先插手进去。爹不想你涉险,更不想你对小北心存利用之心可懂?”

“这人呢,都一样,以诚待诚。爹之所以答应齐家求亲,图得就是小北这个人,而不是他身后的齐家。”

“别想多了,再坏的情况无非就是放弃你祖父手上的势力,可咱们不是已经埋了齐七这个棋子?”

“放心好了,除了这一点,爹还有底牌。除非咱们心甘情愿,否则谁也威胁不了咱们一家人。”

不管出自什么理由,被束缚的感觉,他是再也不想体会。关有寿看着神情放轻松的闺女,摇了摇头。

“夏老头出不来了。”

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让关平安一怔,随即露出笑容。

“夏致远。”关有寿顿了一下,“他好像在当地有人,据说是队会计家的闺女,一个没了男人回娘家的闺女。”

“……没证据?”

“想找,肯定会找到。”问题就是要不要下狠手?关有寿看了看闺女,“你姑的事情有些复杂。”

“咋说?”

有些难以启齿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