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禁播的60福利视频

陆薄言洗完澡出来,苏简安已经睡得很沉。

他所有动作变得很轻,漆黑深沉的目光也渐渐变得温柔。

他只是觉得庆幸——

庆幸他和苏简安在少年时代就认定对方,然后在一个相对成熟的年龄走到一起,虽然也经历过一些风雨,但是现在,他们确定会相守一生,不离不弃。

这样就够了。

陆薄言躺下去,轻轻把苏简安抱进怀里。

过了好一会,睡梦中的苏简安突然呢喃出声:“老公……”声音有些沙,带着浓浓的睡意,像半梦半醒的人发出的声音。

陆薄言知道,苏简安并没有醒,她只是在朦朦胧胧中感觉到他了。

他轻轻“嗯”了声,苏简安就像听到了一样,乖乖钻进他怀里,呼吸变得平缓而又绵长。

第二天,苏简安是在一种异样的感觉中醒来的。

她带着疑惑睁开眼睛,对上陆薄言深沉而又炙

热的目光。

这种目光代表着什么,苏简安太熟悉了,她就像被火焰烫了一下,下意识地往被窝里面缩。

咖啡厅清新氧气美女迷人高清写真

陆薄言反应迅疾的按住苏简安,又一个翻身稳稳的压住她,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。

苏简安不适的动了动,白皙的双颊慢慢浮出两抹红色:“你……”

“简安,”陆薄言的声音低低沉沉的,却又带着一抹吸引人的磁性,“你跑什么?”

苏简安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陆薄言,扔给某人一个嗔怪的眼神:“我现在一动都不能动了,你还好意思问?”

“没关系,”陆薄言唇角的笑意更深了,“我可以动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简安无语的时候,陆薄言的吻已经覆下来。

陆薄言的唇舌似乎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魔力,她无法抗拒,一旦闻到他的气息,她只能乖乖被搓圆捏扁。

这种感觉,原本应该是糟糕的。

可是苏简安现在感受来,却……还算美妙。

也许是因为,她本来就不打算抗拒吧。

自从发现许佑宁回康家的真正目的,陆薄言就变得很忙,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近距离地感受过彼此了。

按照陆薄言以往的记录,他确实应该……忍不住了。

陆薄言不断地加深这个吻,苏简安快要有感觉的时候,他又突然松开苏简安,抵着她的额头,低声问:“简安,你有没有想我?”

这几天,陆薄言虽然忙,但不至于见不到苏简安,每一天晚上,两人都是相拥入眠的。

所以,陆薄言这个流氓,问的绝对不是思想上的思念!

苏简安憋着,不回答。

时间还早,陆薄言也不逼问,吻上苏简安纤长优雅的颈项,一边专挑她身上敏感的地方下手,力道又把控得刚刚好,引出苏简安一声又一声低吟。

没多久,苏简安就像被抽走身的骨头一样,整个人软下来,发出的声音里带了一抹暧

昧的渴求。

陆薄言线条优雅的唇角勾起一个满意的弧度,好整以暇的看着苏简安:“怎么样,有没有想我?”

“唔……”

苏简安白皙的双颊上浮着两抹可疑的薄红,迟迟没有给出一个答案。

“没关系,我们还有时间,你可以慢慢想。”

陆薄言一边说着,一边已经除去苏简安身上的障碍。

苏简安感觉到一阵凉意,微微睁开眼睛看着陆薄言:“嗯……”这一声里,更多的是抗议。

陆薄言堪堪抵上苏简安,慢条斯理地磨蹭,就是不进入主题。

苏简安感觉就像有上万只蚂蚁在身上来回爬动,“哼哼”着靠近陆薄言,主动缠住他的腰。

陆薄言知道,这已经是苏简安的极限了,再逗下去,小猫就要抓人了。

他拨开贴在苏简安额角的头发,亲了亲他的额头:“真可怜。”

话音一落,就狠狠填

满苏简安。

苏简安感觉就像踩上一片薄云,轻哼了一声,接下来能发出的,就只有低低的娇

吟了。

陆薄言很喜欢她此刻的声音,力道渐渐地有些失控,苏简安的声音也越来越小,却也愈发的娇

媚迷人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苏简安突然想起穆司爵和许佑宁,她抓着陆薄言的肩膀,用沙哑的声音挤出五个字:“薄言,佑宁她……”

她没记错的话,康瑞城替许佑宁请的医生,今天就会赶到。

一旦让那些医生接触许佑宁,接下来等着许佑宁的,就是生死攸关的考验。

陆薄言知道苏简安在担心什么,吻了吻她的唇:“放心,昨天晚上,我已经处理好了。”

苏简安微微睁开眼睛,迷迷蒙蒙的看着陆薄言:“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陆薄言的目光沉下去,“还有,简安,这种时候,你的注意力应该只在一个人身上。”

苏简安迷迷糊糊的问:“谁?”

陆薄言狠狠地一撞,说:“当然是我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苏简安差一点魂飞魄散,这一下,不要说陆薄言,她什么都注意不到了。

她原本还有些担心许佑宁,但是到了后来,她所有的担心都变成一片茫茫的空白。

她的世界,只剩下她和陆薄言。

特殊晨运结束的时候,苏简安浑身都冒出了一层薄汗,一只手还抓着陆薄言的后背。

如果看得见,苏简安会发现,陆薄言的后背多了无数道红痕,无一不是她的手笔。

陆薄言眷眷不舍的离开苏简安,餍足的吻了吻她的唇,双手环着她的腰:“带你去洗澡?”

苏简安不敢睁开眼睛看陆薄言,遑论回答陆薄言的问题。

她把头埋进陆薄言怀里,权当是默认了陆薄言的安排。

洗完澡出来,苏简安脸上还有两抹酡红,脚步也有些虚浮,但神色好歹恢复了正常。

反观陆薄言,吃饱餍足之后,俨然是一副神清气爽志得意满的样子,看起来……更加迷人了。

苏简安忍不住咬牙——每次都是这样,不公平!

陆薄言看出苏简安的愤愤,挑眉看着她:“怎么了?”

苏简安一扭头:“哼,没什么!”

她不在房间逗留,转身去儿童房。

相宜已经醒了,在床

上咿咿呀呀的挥手蹬腿,兴致颇高的样子。

苏简安走过去,摸了摸小家伙的脸,和她打招呼:“宝贝儿,早!”

小相宜认出妈妈,可爱的大眼睛一亮,小手挥得更起劲了,用力地“呀”了一声,似乎是要妈妈抱。

苏简安笑着抱起女儿,亲了亲她嫩生生的脸:“你什么时候醒了?”

“相宜刚醒不久。”刘婶笑着说,“西遇还在睡呢。”

“脸上,麻烦你帮忙冲一下牛奶。”苏简安说,“我抱相宜下去,让西遇继续睡。”

苏简安刚刚转身,还没来得及走出房间,西遇就哭起来。

小西遇有严重的起床气,每天早上起来,不闹个天翻地覆决不罢休。

相宜听见哥哥的哭声,扭着头左看右看,似乎是在找哥哥。

但是,因为角度,相宜是看不见西遇的。

小相宜不知道是不是着急了,扁着嘴巴作势也要哭。

这时,陆薄言刚好进来。

苏简安松了口气,忙忙说:“快去抱西遇。”

相对苏简安,陆薄言一向可以更快地搞定西遇,这一次也一样,西遇一到他怀里,几乎是立刻就停止了哭泣,靠在他怀里委屈的哼哼着,模样可爱极了。

对于这种现象,苏简安坚定地解释为,都是因为陆薄言的气场太强大,震慑住了小家伙。

才不是因为儿子更喜欢陆薄言什么的!

哄着两个小家伙喝完牛奶,陆薄言也带着苏简安下楼去吃早餐。

厨师准备的早餐十分丰盛,都是陆薄言和苏简安喜欢的中式点心,苏简安一看就食指大动,毫不犹豫地开动。

吃到一半,苏简安抬起头看着陆薄言,问:“今天是周末,你没有行程安排吧?”

如果是以前,哪怕是周末,陆薄言也会用来加班。

可是自从两个小家伙出生后,陆薄言就推了周末的行程,一半是为了教苏简安商业方面的知识,一半是为了陪两个小家伙。

陆薄言说过,他已经不打算再让苏简安怀孕了。所以,西遇和相宜的成长过程,他一分钟都不想错过。

他说到,也做到了——

“我明天没有安排,怎么了?”

苏简安漂亮的眉眼都舒展开,说:“那我们一起去接妈妈回家吧!”

陆薄言愣了愣,看着苏简安:“妈妈可以出院了?”

“是啊!”苏简安不假思索的点点头,“我带妈妈做了一个身检查,医生说,她已经康复得差不多了,可以回家调疗养,没有必要再住院。”

陆薄言本来就要处理公司的事务,现在又加上穆司爵和许佑宁的事情,陆薄言忙得晕头转向,苏简安实在不忍心,于是和他商量了一下,决定由她来处理家里的一切事情,包括照顾唐玉兰。

这几天,陆薄言几乎没有时间去探望唐玉兰,一般都是苏简安把唐玉兰的恢复情况告诉他,他也只是知道个大概。

他没有想到,唐玉兰已经可以出院了。

这背后,都是因为苏简安精心的照顾吧?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