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banana

() 黑白相间的豹尾如同长鞭一般,带着“嗖嗖”的破空之声横扫而来。柳茵茵竖起仙剑向前格挡,豹尾狠狠地抽在仙剑上,剑身顿时被击弯了。柳茵茵连忙用另外一只手撑住剑锋,剑身曲成弓形,几乎贴到了她的脸上。豹尾很粗,上面的毛扫得她眼睛一花。幽云飞豹顺着摆尾之势,趁着柳茵茵眼花之机,回身张开大口,一口咬住了她的右腿。剑齿将柳茵茵的腿扎了个通透,溢出的鲜血让妖豹更加兴奋、更加疯狂,它抬起爪子抓向柳茵茵的腹部。

柳茵茵忍着疼痛,扭转身体避过了爪击,然后横剑贴着腿外侧削了下去。同时,幽云飞豹身后,皇甫玉与赫连馨已经攻到。不得已,妖豹松了口,豹尾左右猛扫,让身后的两人一时无法接近。看到柳茵茵蹒跚地退了两步,幽云飞豹忽然腾身扑向了她的喉咙,带着鲜血的剑齿就如同两把锐利的匕首,依稀反射着阳光。

柳茵茵顺势向后躺倒,举剑上刺,幽云飞豹后腿蹬地,腾空翻起,柳茵茵刺了个空。她向后仰头一看,妖豹就落在她身后,尾巴正好就在头上不远处。于是,她双手攥住了豹尾,想要限制住妖豹的行动,从而让皇甫玉与赫连馨的攻击得手。

皇甫玉与赫连馨一左一右,晓光、暮光两柄仙剑分别刺向妖豹的脖颈。幽云飞豹奋力向前一挣,柳茵茵死死拽住,可妖豹的块头和力气都太大了,反而将她向前拖了一大截。结果,皇甫玉与赫连馨的仙剑均刺在妖豹的后腿上。

妖豹痛吼了一声,尾巴用力甩起,居然将柳茵茵带到了半空,向着皇甫玉那边扫去。柳茵茵脱手,与皇甫玉撞在一起,随后而至的豹尾狠狠一下抽在了她的背上。“哇……”柳茵茵一大口鲜血吐在了皇甫玉的肩头。皇甫玉抱住柳茵茵,急忙向后退开。幽云飞豹刚想冲过来,赫连馨已经挡在了它的面前,《源影剑籍》中的剑招如同天女散花一般,漫天剑影罩住了幽云飞豹。

柳茵茵无力地咳着,鲜血就如同涌泉一般从她口中冒出。看来她伤得不轻,已经无法再战了。皇甫玉拿出一颗大还丹塞进了她的嘴里,将她靠在崖壁上。

幽云飞豹腿上受了伤,速度却依然不减,赫连馨一个人应付得十分吃力,节节败退。皇甫玉重新加入了战斗。幽云飞豹以一敌二,速度依然游刃有余,它上下腾跃,左扑右闪,实在太快了。虽然妖豹防御没有之前几宫的妖兽那么可怕,但它那疾如闪电、来去无影的速度却让人无可奈何。任尔仙剑舞得眼花缭乱,可就是一下都击不中它。看来之前它并没有使出部的本事。

幽云飞豹占据了上风,绕着皇甫、赫连二人飞速地旋绕,时不时挠上一爪,渐渐的,两人被逼到了离深渊只有几丈的地方。她们注意力高度集中,额头上满是汗水,可即便如此,两人身上的伤口却依然在不断增多。幽云飞豹很狡猾,它在等待一个时机,一个可以重创敌人的机会。

终于,它等到了。皇甫玉与赫连馨本是背靠背的姿势,幽云飞豹的一次爪击被赫连馨挡下之后,趁机用尾巴勾住了两人的脚踝,卷紧之后向外猛然一扯,皇甫玉来不及反应,被绊得向前一个趔趄。可奇怪的是,豹尾居然在此时松开了她,而赫连馨却被倒提至半中。急切间,赫连馨挥动暮光剑对着豹尾猛斩过去,幽云飞豹却似乎早已料到,在空中就将她甩了出去。所幸,在崖壁上寻找机关的贝元闭见此情形立即飞跃接住了她,才使得她没有落入无底的深渊。

与此同时,幽云飞豹的剑齿也向着皇甫玉的脑袋咬去。皇甫玉稳住脚后回头一看,妖豹的血盆大口已经近在咫尺。逃?她的速度没有幽云飞豹快,根本来不及,看来只有挡了。幽云飞豹那两颗剑齿足有一尺来长,显得异常狰狞可怕。皇甫玉喝了一声,回身横挥仙剑。“我就不信砍不断你这两颗牙!”她心中恨恨地想道。

反应迅速的幽云飞豹本能地低头躲过,皇甫玉的横斩只碰到了它头顶的毛。妖豹贴着地面翻转身躯,侧头咬向了皇甫玉的喉咙,同时,锐利的双爪将晓光剑牢牢地卡住。

从爪击、卷尾、提空、甩落、追咬、翻身、卡剑、侧颅,一系列流畅而又迅疾的动作似乎是幽云飞豹早就计划好的,就连皇甫玉与赫连馨二人的反应好像也部都在它的意料之中。如此复杂的铺垫,就是为了最后瞄准喉咙的这一口。幽云飞豹的眼神中闪烁着寒光,阴冷中夹杂着一丝狂野的兴奋。

清新唯美气质美女粉色梦幻写真

“滚开!”空中忽然响起一道怒喝,刚刚走出山洞的卢海龙忽然斜刺里飞来一脚,狠狠地踹在了幽云飞豹脖子上。皇甫玉趁机用力抽出仙剑,妖豹低呼了一声,双爪被割破。不等它起身,贝元闭与赫连馨疾速冲来,重重地撞在了它的肋部,卢海龙在空中对着妖豹的下颌又补上了几脚,心领神会的皇甫玉也用力撞了妖豹最后一下,幽云飞豹禁不住这般连续的撞击,挣扎着落向了无底深渊。

正当所有人心中欣喜之时,眼前的一切却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幽云飞豹遭到一连串的撞击之后,从容地打了个滚,居然当空立起来了!

“幽云飞豹会飞?”贝元闭大惊失色,“所以才叫‘飞豹’?”

皇甫玉连连摇头:“怎么可能!叫它‘飞豹’只是说它速度快,又未生翅,如何会飞?”虽然大家都不相信,可幽云飞豹的脚

下分明空空如也!用“不翼而飞”来形容这诡异的情形再恰当不过。

“不对,这是悬浮,比飞更厉害……”赫连馨道。

幽云飞豹抬起血淋淋的前爪轻轻地舔着,并不理会眼前惊讶万分的众人。

“贝兄,你那边探查完了么?可有发现机关?”卢海龙的声调显得很平静,反而突然关心起了机关的事。

“纵高二十丈、横宽三十丈的每一块凸石、每一条岩缝我都仔细看过了,没有可疑之处。”

卢海龙若有所思:“幽云飞豹的洞中也没有机关……”他的声音很轻,像是在自言自语。接着,他缓步迈向了幽云飞豹。

妖豹立即轻俯身躯,分爪而立,喉间沙哑嘶吼,摆出了一副攻击的架势。

卢海龙停在了悬崖边上,抽出背上的仙剑,轻哼了一声。忽而,他又向前迈出了一步,这突兀而又冒失的举动吓了众人一跳。

“啊?”眼前的情形再次令众人震惊,卢海龙并未落下深渊,居然也当空稳稳地站着!

在术藏宫里卢海龙当然不能御剑飞行,再说现在他也没御剑。大家顿时醒悟过来,原来奥妙并不在于幽云飞豹,而是它脚下的这个万丈深渊!

卢海龙回头笑道:“果然是‘杜门’,处处都应着一个‘杜’字,布阵的剑仙们在这巽宫之末还同我们玩了一把。”

方才还警惕万分的幽云飞豹忽然收起了攻击的架势,悠闲地走到一边趴了下来,轻轻地晃着尾巴,望向众人的眼神似乎也和善了许多。

卢海龙舒了口气:“既然它无意再战,我们也不要再挑起干戈,走吧。”

皇甫玉与赫连馨架起了受伤的柳茵茵,一行人小心翼翼地跨出了悬崖。果然,空中有一座无形的桥梁,一直通往对面的悬崖。几百丈的距离,众人始终走得很慢。看不见脚下的路实在有些不安,往下俯视,无底深渊灰蒙蒙的,让人心中发怵。

幽云飞豹一直趴在原处,直到众人踏上了对面的悬崖,它才站起身来,慢悠悠地回到了山洞之中。

巽宫杜门没有更多的玄奥了,崖壁上有个手型的印记,卢海龙附掌其上,稍一用力,只听一阵“隆隆”响,崖壁上露出了一个洞口,里面是盘旋向上的阶梯。这个山洞一直通往悬崖的顶部。到达崖顶之后,那间熟悉的房屋出现在众人面前。至于一开始看到的崖上悬挂着的那段绳梯,根本就是个摆设而已。

休憩片刻,众人离开了房间,来到了有八色长桥的庭院。

“贝兄,你是继续闯关,还是……”卢海龙问道。

贝元闭微微一笑:“当然是继续。下面应该是吉门了吧?我只不过少了一只手而已,就此放弃未免可惜。”

卢海龙又望向了柳茵茵。

柳茵茵在大还丹的恢复力之下,伤势已经好了许多。她也轻轻点了点头。

“既然如此,下一关,艮宫,生门!”卢海龙道。而后,大家大步跨上了棕色长桥。

巽宫峡谷风声厉,

杜门三劫意为匿。

幽云飞豹终现影,

虚幻长桥当空系。

……

棕色长桥的围栏和桥柱上雕刻的是虎,或腾跃、或蹲踞、或匍匐、或仰卧,无一不威风凛凛。虎与狮皆是兽类中高傲的王者,但两者在人们心中的寓意却截然不同。狮代表着高贵,而虎则更多意味着桀骜。人们崇敬狮的威风,却惧怕虎的凶残。青龙大陆顶级的虎类妖兽只有三种,或者说只出现过三种苍澜金虎,闪雷凶虎,以及骜伏霸虎,每一种都有着叱咤风云的实力。对修仙者来说,这等妖兽可谓是“得闻而避,得见而匿,得遇而诛,得败而亡。”堪比寂灭后期的妖虎不是一般修仙者能应付得了的,因此但凡妖虎现身的消息传出,必有高手特意前往寻而诛之,以免其祸害苍生。

“艮宫”,对应着“生门”,性属大吉。艮者,山也。棕色长桥的末端连接着一条山间小路,蜿蜒深至巍峨的青山之中。正如桥头石碑上的“艮宫”二字般苍劲,群山连绵,高耸入云,崇山峻岭,层峦叠嶂。山脚路口处也立有一块石碑,上刻“生门”二字。

众人深吸着清新的空气,踏上了进山之路。

小路虽不宽阔,但平整易行,在群山中穿越,却始终不盘山而上。

走了数个时辰之后,赫连馨有些不耐:“不知这条路欲将我们引向何处,只希望千万不要像休门中‘漂洋过海’那般冗长……”

“自然是引向生门的终点,艮宫的出口。”贝元闭道。

皇甫玉忽而淡然一笑:“看棕色长桥的雕刻,守护出口的应该是虎类妖兽,正好艮宫峰峦雄伟,令我想起一句俗语:‘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’用来形容此刻的我们,恰如其分。”

“三大妖虎已经很厉害了,守护艮宫出口的妖虎必定实力非凡。要想拿到生门的奖励,恐怕还要经历一番苦战才行。”卢海龙显得忧心忡忡。这支队伍经历了震、巽两宫之后,死的死,伤的伤,倘若最后妖虎实力过于强悍,众人尽皆丧生于大吉门之中也并非无可能。“如今只有我与赫连馨的五行灵珠尚存,真是到了万不得已之时,也只好再用那一招了……”卢海龙心中盘算

着。

前方的道路忽然起了变化,沿着一座山峰迂回而上。这座山峰似乎与其他的略有不同。其他山峰都呈现出苍青之色,而眼前这座却是翠绿惹眼。

“奇怪,整片山脉都是松柏密布,唯独这座不同。”贝元闭疑惑道。他走近一棵树,仰头望了望,树很高,冠顶的树叶茂密繁荣,青翠欲滴,整座山都长满了这种树,因此才呈现出与众不同的颜色。“这是什么树?我还从未见过。”贝元闭将不解的目光投向了身后的众人。

“树干挺直似杨,枝条柔韧似柳,树叶茂密似槐,颜色翠绿似朴。我修仙百余载,云游四方,但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树。”卢海龙道。

“这条路绕过了十几座山,唯独沿此峰而上,难道峰顶就是艮宫的终点?”柳茵茵道。

“是不是上去就知道了。各位,小心妖虎。”贝元闭道。

山高路回旋,呈“之”字形的山路并不狭窄,但茂密的树冠遮住了天空,因此光线很暗。众人纷纷提剑在手,提防着可能会从暗处突然跳出的妖虎。可事实证明,他们的担心多余了,一直走到了山顶,妖虎也没有出现。换句话说,这里并不是艮宫的终点。

山顶很平坦,但除了树木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。望着另一侧迂回下山的道路,卢海龙忽然站住了脚步。

众人都警惕地停了下来,可周围平静如前,没有任何状况发生。

“卢兄,怎么了?”贝元闭小声问道。

“这里是术藏宫,并非平凡世界,如果山顶什么都没有,山路又为何无缘无故地通往此处?布下术藏宫的仙剑们没有必要特意将我们引上山顶又再引下去。各位细心寻找,此处必定有什么东西。”

卢海龙的话有道理,众人散开,进入道路两旁的密林仔细寻找。可林中连石头都一块未见,花、草也一株未长,除了树还是树。许久,大家回聚山顶,一无所获。

卢海龙皱眉陷入了沉思。

“看那儿,有果子!”柳茵茵忽然指着高处叫道。众人抬头一看,果然,在一棵大树的一根枝条上,挂着一串绿色的果子。此树生得也与其他树木不一样,树干尤其粗壮,只不过绿色的果子唯独只生在一根枝条上,又是和树叶相同的绿色,在暗淡的光线下的确不太容易发觉。

卢海龙嘴角一扬,高高跃起,对着果子抓了一把。落地之后摊开手掌,不多不少,正好五个。果子如同葡萄般大小,绿油油的,甚是好看。

“来,一人一个。”卢海龙道。

“这果子能吃吗?”皇甫玉怀疑。

“肯定能吃。”卢海龙将果子丢入了嘴里,轻轻一咬,香甜的汁液顿时溢满口中,让人都舍不得咽下。他闭上了眼睛,深深地陶醉在美妙的滋味之中。“嗯?”他猛然睁开了眼睛,望向了自己的右肩,断掉的右臂已经完好如初了。

再看看其他人,贝元闭的断手也再生了,柳茵茵与皇甫玉的伤势也已经痊愈。

“舒服……看来这种绿果的治疗功效丝毫不亚于红丹!”贝元闭惊喜道。

“有过之而无不及,绿果令断肢再生的速度远远超过了红丹,而且我觉得体力似乎比以前更加充盈了。”卢海龙笑道。

“早知道我就不吃了,我根本没受什么伤,真是浪费!”赫连馨懊悔不已。

“嘻嘻,赫连姐姐,别懊悔了,你看那里。”柳茵茵指了指粗大的树干,上面赫然多了两列发光的字迹:“一人一颗,下山即化。”

“唉,”贝元闭遗憾地叹了口气,“我还想多摘些带走呢,真是可惜。”

“知足常乐,贪心不得。”柳茵茵笑道。说完,她奋力跳了一下,落地后欣喜道,“果然,跳得比原来高多了!而且,我看见前面还有一座红色的山!”

贝元闭的双眼立即精光连闪:“红色的山?肯定有红果!我们快下山吧!”

路上,贝元闭忽然问道:“卢兄,这绿果生得如此隐蔽,而且树干上的字迹是摘了果子之后才出现的,若非是你与柳姑娘心细眼尖,我们岂不是会错过这等宝贝?倘若如此,生门之‘大吉’何在?”

“贝兄,你错了。生门有吉,但好事终究不会自己落在我们头上。我们还未遇到妖兽就已经得遇绿果,若真因未能发现而错过了,那也只能说是我们自己的失误。总之,良机并非时时都有,也并非人人可得。”

听了卢海龙这番富有哲理的话,贝元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众人下山的速度比上山时要快了许多,当跨出山林的刹那,远处一座丹红似火的高山映入了眼帘。

“嗬,好漂亮的山!”众人连声赞叹道。青山群中,朱红一点,仿佛绿叶衬托红花一般,用“妖娆”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看似不远,但众人还是走了许久,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才来到了“红山”脚下。

真乃“只可远望而不可近观”,接近红山之后,大家发现它并非那么“妖艳”。山上光秃秃的,寸草不生。之所以呈现出红色,是因为漫山遍布一种古怪的红色石头。

卢海龙拿起来一块,掂了掂,很重,而且略有温热之感。当他仰头望向山顶之时,忽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了一丝异样的波动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