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绿色便携软件下载

♂? ,,

渐渐地,黑魂十八号发现,眼前的这个金主并不是一个容易诱惑的金主。

有着什么力量在保护着她。

正确点来说,是有着什么和黑魂十八号有点儿类似的力量,同样在诱惑着眼前的这位金主。

当然,对于黑魂十八号来说,这点儿和她作对的力量是如此的低微,以至于她甚至不屑于毁去。

堂堂一个俱乐部的黑魂使者,居然会因为这种低微的力量,而无法诱发金主交易的欲望?

虽说显存的黑魂使者并不多。不过所谓汰弱留强,留下来的黑魂使者们才是俱乐部的真正精英——要是传出去,她黑魂十八号连这点儿低微的力量也敌不过,那她的面子还要往哪儿搁去?

“虽然不知道这根项链到底是怎么得来……不过没有关系……桀桀。”

阴森森的笑声其实有在响起。

只是赵茹并没有听见。

她只是偶尔经过了一间书店,然后停下了脚步。

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驱动着她……她走了进去。

长发气质美女户外写真清新唯美

但很快,她又再次走了出来,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个袋子。

她大概在书店里面,买了什么东西。

黑魂十八号也没有在意这个金主买了什么,只是简单地看了一眼这家书店……随处可见的:新华书店。

……

……

旁晚的时候,麦小军和爷爷一同回来。

对于麦小军来说,巷子里面所有认识的人,不是和他爷爷差不多年纪的,就是三四十岁的……他第一次在这种地方,看到这样一个年轻的大姐姐。

除了学校的女同学,任课的女教师之外,麦小军生平第一次这么靠近一个女人。

他直觉这位大姐姐和别的人不一样。

可是他说不出来……只是感觉,这位小茹小姐姐好像都没有笑过。

虽然……她来到这里才不过几天而已。

麦叔今天的收获似乎不错,回来的时候,在菜市场买到了便宜的猪肝,这会儿正摆弄着炉子,打算做一道爆炒猪肝。

巷子里面的其它拾荒者。露宿者们,也多多少少开始张罗他们的晚餐。

这里很快就有了各种各样的香喷喷的味道。

但正在做着功课的麦小军却没有像是往常一样,被这些香喷喷的味道吸引过去。他只是好奇地偷偷瞄着这个新来的大姐姐。

她不会主动和人说话——就算是这个晚饭点的时间。

她只是一个人,躲在了‘房子’里面,一下一下地撕开一小块的面包,然后放入嘴中。

麦小军不觉得小茹姐姐的面包是热的……好像一切都是这样的冰冰冷冷。

她好像是在想什么似的。

这里住着的人,一直遵守着一个大家都没有约定过的规矩……不去主动打听别人的事情,要聊就聊一下当天的、昨天的见闻。

但麦小军从来都不愿与去遵守这种奇怪的规矩。他还正处于对所有事情都抱有强烈好奇心的时期。

“小茹姐姐,在想的爸爸妈妈吗?”

但才刚刚读小学四年级的他,能够想到的事情,也仅仅只有这一些。

赵茹没有马上回答,只是停下了手来,淡然地看了这个这几天住在她隔壁——其实也就隔着了一些纸皮和木板之类的东西,她甚至能够听到这孩子晚上睡觉时候的呼吸声。

“想的爸爸妈妈吗?”赵茹忽然问道。

麦小军恐怕是极少会碰到有人问他的这个问题——这让他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。

他抱着自己的课本,坐在了这位小茹姐姐的‘门前’——用纸皮垫着的地下。

“嗯……有时候会想。”麦小军悄悄地探出头来,看了一眼自己爷爷正在忙碌的背影,然后小声翼翼地道:“小茹姐姐,我告诉一个秘密,要保守秘密,可以吗?”

“那别说了吧。”

麦小军张了张嘴巴,似乎没能想到会是这种回答——不应该啊,学校的小伙伴在分享秘密的时候,都不是很在意的吗?

“我爷爷说,只要我努力读书,等我考到了大学之后,我爸爸妈妈就会来找我了!”

“我不是让别说了吗?”赵茹摇了摇头,“我会忘记的。”

“哦……”麦小军有些失望地低着头。

赵茹看了一眼,忽然道:“把的作业拿给我看看吧。”

“谢谢小茹姐姐!”麦小军顿时喜出望外……他发现,这个姐姐讲解的题目,比学校的老师还要清楚。

有些急不及待的他甚至主动地爬进了这位小茹姐姐的‘房子’之中。

“不要进来。”赵茹这时候却把人拦了下来,“到外边,这里太暗。”

麦小军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,点了点头便又趴了出来,所以麦小军没有看见,这位小茹姐姐好像把什么东西藏起起来。

藏在了她的外套下面。

……

夜了,巷子之中一片的寂静,所有的人都已经睡去,包括了赵茹。

只是她的身边,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浮动……像是影子一样。

影子似乎正在打量着赵茹的模样,看着赵茹即便睡去,额头上也冒出了细密的汗水,下意识就发出了桀桀的阴森恐怖的笑声。

因为这个影子知道,眼前的赵茹正在梦中,梦见着她那些过往。

梦中的她,回到了远在外省的那个家,回到了那个大年三十的晚上,她赶着春运回到家的那个大年三十的晚上。

不知不觉,睡梦中的她,甚至用力地抓住了自己的衣服。她眼皮地下的眼球甚至开始乱动了起来。

而那阴森森的笑声,也越发的渗人了——当然,没有人能听见。

或许。

忽然,笑声停了下来,暗影从这个简陋的‘房子’之中离开。这道暗影在地上一直潜行,直到彻底离开了这条小巷子之后,才在马路边露出了它的真身。

一袭的黑袍,盖住了身,唯独只有一双妖异的,泛着猫眼般光泽的眼珠子能够清晰地看见。

这双猫眼般的眼睛,正在打量着前方——前方,一个负手而立,带着眼镜的男子,正安静地站在了这里。

他似乎等待了有些时间了。

男子同样也在打量着眼前这道古怪的影子……如今是披着黑袍的家伙。

他很快开口,占据了主动:“是邪魂吗?还是怨灵之类的东西?”

他淡然地说了句之后,就摇了摇头:“无所谓了,反正都要消失的。”

“桀桀桀,早就感觉到有人一直跟踪者这个女人了,桀桀桀,看来那个女人身上的水晶是给的了?”

戴着眼镜的男人轻笑一声,“不管是什么地方来的游魂野鬼,想要打我这件美丽的‘素材’的主意,还早了些年。”

说罢,他忽然张开了左手五指,从他的袖子之中,一下子滑落下来了五颗小小的黑水的水晶。

这些水晶停留在他的掌心之中,并不落下,而是悬浮起来!

只听见咻咻的几声,这些水晶几乎同一时间射出!

水晶分别激射到了五个不同的位置,四个在地上,一个在半空之中,五个点,构成了一个四边三角形的短点。它们相互只见连接了起来,最终成为了一个立体的四边三角形屏障。

只见这带着眼镜的男子此时再次负手而来,淡然笑道:“正好把当作下一颗水晶的核心……如果这个游魂野鬼足够强力的话。”

可他的话却停在了这里……这个他用来扑捉孤魂野鬼,百试百灵的屏障,此刻竟是猛然间出现了一道裂痕。

裂痕正在急速地扩张之中——极快!

才不过弹指之间,从第一道的裂开出现之后,如今,整个屏障都已经粉碎,包括了那些用来构建它的五颗水晶,也一同破裂!

“桀桀桀,我还以为碰到什么有点意思的家伙,原来只是一个学会了一丁点魔术的小丑,桀桀桀……”

男人脸色微变,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,双手同时下方,更多的水晶从他的袖子之中滑落下来,悬浮在了他的掌心之中。

“耶路撒冷裁判所的火刑柱都烧不死我……就凭这半吊子?桀桀桀……”(。)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