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茄子

皑皑白雪的牡丹峰,李阎远离营盘。倚着一颗形容似鬼爪的老槐树,眼前已经陷落坍塌的倭寇土堡有袅袅黑烟升起。

除了解锁了杀人如麻的任务类技能,李阎的阎浮事件也因为杀死了后藤加义这个战国大将而正式开启。

你杀死了一名战国大名将领。

你正式开启了本次阎浮事件!

事件要求如下:

杀死秀吉军第一军团指挥官小西行长。

明军将在大同江截杀撤出平壤的倭寇溃军,这是你最好的机会。

本次阎浮事件内容严重超出行走能力极限!

本次阎浮事件内容严重超出行走能力极限!

你可以选择放弃本次阎浮事件,并获得一个月的自由行动时间。放弃后扣除30购买权限额度和过关评价,但不会抹除你在本次阎浮事件中获得的一切点数和能够带出的物品。

你获得了一次会话,会话转接中……

李阎的耳边传来一阵簌簌的声音,类似于破空声,又显得厚重,撼人心弦。单单是听见,就有难以形容的浩瀚感觉。

清纯美女曾畅美胸长腿大秀身姿

一个厚重的男声响起。

“那个在鳞·丁寅二十四果实的散阶行走,你听好,立刻……“

接着是一阵杂乱无章的刺耳杂音。那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。

“立刻……要……接受……”

李阎再不迟疑。

“接受!”

“你接受了本次阎浮事件!”

“核查中……”

“鉴于本阎浮阎事件下放错误,“后土”将对行走进行补偿。”

“你将获得一名“十都”级别的与共者作为助力。”

“与共者关系维持到本次阎浮事件结束为止。”

“阎浮果实定位完毕,与共者投放!”

与共者:与行走本人利害关系完一致的其他行走。

与共者彼此作战,各项基础素质(包括但不限于攻击,攻速,恢复力,防御力,爆发力)上升30,与传承所提供的各项加成相加计算。

与共者之一死亡,其他与共者所有传承觉醒程度强制下降10!

扣除阎浮点数5000点。

李阎的眼眶一热,他闷哼一声,黑色瞳孔不受控制闪烁起紫黑色的电火花来,一颗深沉无比的黑洞从李阎的瞳孔慢慢剥离出来,这场面夸张离奇之极。

李阎后退几步,拳头猛锤在老槐树的树干上,枯槁的枝丫一阵颤动,眼前的黑洞从珍珠大小,人头大小,一直到脸盆大小,一名青年男人的脸出现在黑洞那一头。

男人面无表情地左右环视着,等黑洞的大小能够容纳他半个身躯的时候,他叹了口气,准备迈步而出。

一只洁白纤细的手掌搭在了男人的肩膀。

一张女人的脸庞从男人背后的黑暗中浮现出来……

女人的苍白的脸上带着斑斑血点,及腰长发笔直垂落,让她看上去显得婉约了很多。

“劳驾,让让。”

青年男人不可思议地转过头去,当他看清那张脸的时候,眼中的惊讶迅速转化成恐惧。

“太,太岁?”

男人挣扎着朝黑洞外面扑过去,肩膀却被余束拉得死死的。

李阎沉着脸,迈步走了过来。

“救我!救我!她是脱……”

李阎抬起脚,狠狠踹在了那名神色惊恐的青年脸上!一脚又一脚!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时间回到第一次阎浮事件,李阎动身去找阿秀的母亲之前,福义大厦。

”哈~哈~“

李阎坐在地上,唇角有鲜血溢出,身上像是被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湿漉漉的,眼神却亢奋锐利无比。

余束一步一步走到李阎面前,身后的长马尾左右摇摆。

“火气小很多吧。行走~”

“是你?”

李阎眼中满是不可思议。

“你说那个一直窥伺你,却没胆子动手的猎食者?我可没那么白痴。”

余束俯下身子,鼻尖几乎触到李阎的脸。

“我要你帮我个忙。”

“如果我不答应呢?”

“那我就杀了你。”

“好,我答应。”

“……南阎浮提每年诞生的行走数以百计,但是最终能活过超过六次阎浮事件不超过一般,而在这种漂泊的轮回中苦苦挣扎的更是超过九成,就像那个可怜的猎食者,他早早被吓破了胆子,因为阎浮不会抹杀任何行走,就选择这样颠沛流离下去,三次阎浮事件,连“十都”的门坎儿都没有摸到,这种渣滓……”

她盯着李阎:“帮我的忙,我会让你早早地摸到更高的门坎。”

……

枯黑褶皱的老槐树下,男人和女人倚树而坐。背对彼此草垛旁边六颗人头摆放整齐,其中有一颗是那名倒霉的“十都”行走,还有一颗是当初九龙城寨雨夜下率先发声的精悍光头,其余四颗非常陌生了。

李阎眼神动了动:“你受伤不轻啊。”

“还有“十都”左右的程度吧,不然也不可能瞒过后土。”

“是貘带人追杀你?”

李阎嘴里问着,却暗暗打量着余束。

“那胖子划水了,算我欠他个人情,下次碰到,留他尸。”

女人眯着眼睛,似乎是在假寐,黑色夹克衫被血污染透。她的手指死死抓紧衣领,几乎揉碎风衣上已经干涸的血块。

“十都的水准大概多高?”

李阎若无其事地问道。

“比你现在强上一倍吧。”

余束回答。

她站了起来,问向背后的李阎:“那,想好了么?动手?还是憋着?”

李阎默然不语。余束冷笑一声,转身伸手探向李阎的胸口。

一只燃火箭矢划破长空,直指余束。

李阎环龙暴起,反身上撩。

”叮~“

箭矢被李阎磕飞出去,余束的手指也停留在李阎身前。

战马长嘶声音滚滚而动,近百名骑兵将余束和李阎围在当中,红缨黑顶圆帽的步弓手拉满长弓,箭矢上裹着天师道的诛邪符箓,箭头抹着毒药。

几十只鸟铳对准女人,邓天雄,王生,刁瞎眼带领两百多名明军将士,盯着奇装异服的余束,眼色不善。

“总旗大人!”

“都退后!”李阎冷着脸命令。

邓天雄吸了一口气,勒紧马缰,包围圈松弛了一些。

李阎盯着余束手里的血夹克看了很久,才吐道:“红鬼死了?”

余束没有说话,那张就算见到两百明军也平静如斯的脸上有戾气闪过。

李阎的神色微不可查地一暗,随即就恢复过来。

他嗓子低沉:“这次轮到我说,帮我一个忙……”

余束动也不动,她的手指触过夹克衫上的血迹,修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。

“你应该先考虑,怎么向李如松他们解释,我的来历~”

“这不用你操心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余束飒爽的长发一抖,把皮夹克甩在肩上,上身白色短袖衬衫,长腿上绷着修身蓝牛仔裤,走到明军的队伍中。丹凤眼瞟了一下邓天雄。

“看什么看,回营。”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