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情香蕉视频

绮宁买菜回来的时候,看到灶房里多了一堆匣子,阮明姿手上正拿着一个装满了扇贝肉的匣子,往盆里倒扇贝肉。

绮宁吓了一跳,“这是?”

阮明姿下巴点了点正房的方向,声音里带着笑意道:“七茗八彤在屋子里玩呢。这是她们带来的,说是上次的回礼。中午可能还会有几个人过来吃饭,我看里面有不少干货,干脆做个杂烩煲好了。”

“那正好啊。”绮宁见阮明姿心情极好,一点也没受昨天那些破事的影响,他也很高兴,晃了晃手上拎着的那只宰杀好的白条鸡,“街头正好碰见林婶子,她家养的鸡正好出笼,给我挑了只又大又肥的,正好拿来煲汤。”

阮明姿应了一声,手上不停,干脆利落的处理起了食材。

绮宁在一旁含笑看了会儿,见炉灶旁的柴火有些不够了,他拎起放在灶房边上的一把斧头:“院子里还有些粗柴,我去劈会儿柴。”

他很喜欢看阮明姿这般认真的对待生活的模样。

好像跟这样的人在一块儿,自个儿的生活都变得有滋有味起来。

绮宁的劈柴声引起了屋子里七茗八彤的注意,两个姑娘嘴里叼着阮明姿放在正屋里待客的小零嘴出了屋子,匆匆咽下后,表示要帮忙劈柴。

绮宁争不过这俩小姑娘,也就随她们去了。

偏生七茗八彤也是个做什么事都认认真真的性子,两人很快就把院子里一角堆着的粗柴全给劈成了细细的柴火。

绮宁看得有点震撼。

纯真倩倩俏丽可人

七茗八彤有些闲不住来了劲一样,帮绮宁把劈好的柴火都堆到灶房一侧后,又跑去灶房,兴致勃勃的要给阮明姿打下手。

阮明姿倒也没拒绝她们,只是这俩还真的不太擅长厨艺,也很有自知之明,顶多就是给阮明姿递给食材,添个火,捅捅炉灶这样的打下手。

绮宁彻底没了活计。

他在灶房外头转了一遭,倒是想起来,听阮明姿的话音,中午还要过来的那几人,应是七茗八彤的同伴。

这样,是不是得备点酒?

这么说来也是,他跟阮明姿都不喝酒,这小院里便没有备过酒,但人家上门来做客,没有酒水招待,好像也不太像话。

绮宁坐不住了,同阮明姿她们说了一声,便匆匆出了门。

然而直到小半个时辰过去了,绮宁都没回来。

阮明姿虽说心思在炉灶上,但也没忘了绮宁。她算了下时辰,隐隐觉得不太对劲。

绮宁出去的时间也太长了些……

是不是临时遇到了什么事?

阮明姿总觉得有些不太放心。

毕竟,绮宁是跟着她出来的,她对绮宁是有责任的。

正琢磨的时候,外头院门传来了叩门声,一声一顿,有些不慌不忙。

这不是绮宁敲门的声音。

阮明姿瞬间就判断出来了。

八彤坐不住,往外跑:“我去开门吧!”

她猜着应该是她们王府上那几个人过来了。

今儿不是旬休日,好些人都要当值,估摸着也就能来几个。

八彤想着,这也正好,免得来人太多,跟她抢饭吃。

阮姑娘做的饭,天下第一!

结果一开门,八彤差点以为自个儿的开门方式不对,导致出现了幻觉。

她缓缓的重新把门关上。

结果门被一只伸进来的手挡住,苏一尘叹气道:“八彤,我知道你素来是个傻的,怎么就傻成了这样?”

八彤剐了苏一尘一眼。

然后忍不住又往苏一尘旁边看了下。

没有消失,不是幻觉,人还在。

她们丰亲王殿下,这会儿,正冷着一张脸,面无表情的站在苏一尘旁边,同八彤冷冷的对视。

八彤打了个寒颤,顿时头皮有点飞,试探的喊了一声:“殿下。”

桓白瑜“嗯”了一声,声音淡淡的。

“!”八彤越发确定这不是幻觉。

她有些目瞪口呆,傻傻的站在门口,瞠目结舌:“殿,殿下,真是您啊?您怎么过来了?”

桓白瑜淡淡道:“怎么,你们来得,我来不得?”

“不不不。”八彤连忙摇头,然而总觉得哪里有一种诡异之感。

她忍不住看向苏一尘。

苏一尘叹了口气,伸出一根指头,抵在八彤的额上,把她戳开:“让让,别挡路,让咱们殿下进去。”

八彤捂着头上被戳出来的一个红印,依旧满面写着“不能理解”四个字的样子。

桓白瑜已经迈进了院子。

灶房门口是对着院子的,从这能看见灶房那有一截身影,似是要出来看看是谁来了。

结果……

阮明姿跟桓白瑜四目相视。

阮明姿同样也觉得,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。

她晃了一下,又有些神思恍惚的飘回了灶房。

她一定是被灶房的热气熏的晕了头,怎么感觉好像看到了狗男人?

桓白瑜垂着眼,神色淡淡的站在院子里,没有出声。

苏一尘现在满脑子都是一行字——

别问,问就是尴尬。

接下来发现桓白瑜过来的,是七茗。

她也被吓得不轻,还叫了出来:“殿,殿下?”

在灶房里觉得是自己被热气熏晕了头脑的阮明姿:“……”

难道狗男人真来了,真不是幻觉?

阮明姿又探了个脑袋出来,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。

然后又把脑袋给缩了回去。

夭寿了,还真是桓白瑜!

七茗八彤不是说同僚吗?!

桓白瑜怎么就成她们的同僚了?!——好吧,如果顶头上司也算同僚的话!

七茗也有些惊悚,但她不能像阮明姿一样缩回脑袋去,只能带着一分惊悚两分茫然的出了灶房,问出了跟她妹妹八彤同样的问题:“殿下,您怎么过来了?”

桓白瑜平静又冷淡的看向七茗。

不想再回答第二遍。

七茗没有法子,只能看向一旁的苏一尘。

有时候他们殿下确实一副拒绝沟通的样子,这时候就得找苏一尘进行翻译了。

苏一尘在一旁叹了口气。

他其实也想知道,他们殿下怎么就突然对他们几个要出门吃饭来了兴致,并表示左右无事,一道过来看看?

或者,他们殿下是对要做饭的那个人更感兴趣吧!

xiazaitxt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