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在深夜放松自己

进入八月份,吕氏餐饮公司新开的俩店面经过半个月运营,有了稳定的资金流产出,加上大学城俩店面一直正常营业,公司账面上的资金再次充沛起来。

吕氏麻辣烫二层的店铺里,趁着一早没人,公司唯一的财务兼会计钱峰向吕冬报账。

“具体的详细账目,要等税务核实和工资统计之后,我再行计算,还要等一段时间。”钱峰是来挣工资做事的,没有那么多废话,直接说道:“吕总,这边暂时只有七月份的大致统计。”

吕冬微微点头:“简单说一下。”

钱峰翻着账本,说道:“七月份,大学城两家店面满月营业,实现营业收入52万元,比六月份有明显缩减。”

吕冬早有准备,毕竟七月份各所大学都放暑假了,如果不是大批即将就读附属中小学的家庭入住,撑起大学城市场,大学城俩店的营业收入会惨不忍睹。

纯粹做学生生意,假期淡季难以避免。

幸好大学城熬过今年就好了,以后还有大批商业和家庭消费者。

钱峰的话在继续:“县城两家店于七月中旬开业,营业收入13万元。由于公司其他投资要到年底才可以分红,公司七月份实际营业收入65万元,毛利42万元。”

毛利是纯粹的销售收入减去进价余额,净利润比这低不少。

吕冬直接说道:“包括六月份和七月份的盈余,未来几个月,公司需要资金积累,以准备年内进军泉南市场。”

钱峰说道:“好的。”

氧气少女目光清澈柔情似水

吕冬又说道:“你继续做财务报表,完成以后给我一份。另外,不出意外的话,这个月我们就搬到新办公室,那边你去过,财务部门需要添置具体的办公设备,你列一份清单出来。”

有正式的办公室,才像个正式的公司,为吕氏餐饮工作一段时间以后,钱峰的心完放到了肚子里。

经历酒厂的起起伏伏,他非常清楚,其他都是虚的,挣工资养家才是真的。

这是个私人单位不假,但公司利润高,人事简单,更没人逼着喝酒,工资能按时发放,还不会拿货物抵工资,能让人有钱养家。

对钱峰这个普通人来说,足够了。

老板年轻,却懂得灵活变通,不像原先的厂子,不喝酒领导就给穿小鞋,那是工作挣钱?分明是拿命换钱。

身体垮了,命没了,老小照样没人管。

这样的例子不要太多。

吕冬下楼去后门,苏小山正准备给县城的店配货。

“老板,每次来送鸡肉货物的是你叔?”苏小山抹把汗,问道。

吕冬知道他说的是铁叔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苏小山乐呵呵笑:“挺有意思,每次来都抽我烟,从来没见他掏过烟。”

吕冬直接说道:“小山,你下次可以试试,能从他那里要到烟,算我输。”

杜小兵从店里出来,说道:“下次我试试。”他拿起吕冬手腕看眼手表:“咱们走吧?”

吕冬问道:“联系好车了。”

杜小兵指了指西边:“面包车在前门等着了。”

“走!”吕冬进了后门。

杜小兵跟上,两人出前门,上一辆天津大发,让司机师傅去泉南。

俩人准备去泉南买车。

杜小兵打听的消息有了着落,有个公家厂子改制,期间出现种种问题,终于走到最后一步。

类似的情况在这年代很常见,厂里的资产难免引发一场分享盛宴,很多汽车率先被变卖,落到了某些有关系的二道贩子手里。

杜小兵有个小学和初中同学,正跟着家里做这个。

想到能有轿车开,老杜有点小兴奋,对于喜欢车的人来说,坐车和开车是完不同的感受。

“我问了钱峰,咱们账上有好几十万块钱。”杜小兵从副驾驶回过头来,问吕冬:“我们是不是买辆好点的车?”

吕冬老话重提:“公司扩大规模要紧。”

那天老杜说过之后,吕冬特意找人问了下市面上各种常见轿车的新车报价,就青照地区来说,桑塔纳和捷达常见款在14万左右,富康差不多的价,桑纳塔两千接近20万,最便宜的当属小奥拓,只要7万块钱。

至于德系豪华三驾马车,不在考虑范围之内。

就现阶段来说,买几十万的车对于吕氏餐饮公司不现实。

普通一辆新车顶泉南市区一套100多平方的房子,一点都不夸张。

但社会环境摆在这里,有时候没有面子功夫,很多商务谈判会陡增麻烦。

吕冬问道:“车是哪个厂子出来的?没问题?”

“绝对没问题!”杜小兵都是打听清楚的:“电视机厂的车,很多人临走之前……”

话没往下说,了解的人自然能听明白。

吕冬叹口气:“出泰山电视的电视机厂?”

杜小兵微微点头:“就是他。”

吕冬只能说道:“这么大的厂子,说倒就倒了。我村里的电视机,起码接近一半是泰山牌的。”

“别说泰山电视。”司机师傅突然接话:“我重卡集团的,都下岗了!这可是国排在前三的重卡!”

听到这话,吕冬和杜小兵不好继续再说,生活不易,对于一些家庭来说,这两年尤其艰难。

大发面包车在杜小兵的指挥下,驶到十里堡市场附近的一个仓库大院前,仓库两扇铁门紧闭,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。

杜小兵掏出手机打电话,等了几分钟,大铁门从里面打开一道缝,有人出来看。

摇下车窗,杜小兵冲那边挥挥手,那人点点头,两扇门部打开,等面包车进入,又把铁门关上。

吕冬看到这些,莫名想到电影中搞非法交易的那些场景。

但他了解杜小兵,老杜不可能胡搞。

开门的那人跟杜小兵年纪相仿,过来先跟老杜打招呼,对司机说道:“传达室那边有人有热水有风扇,去坐坐。”

司机师傅下车,直接去了传达室。

吕冬也下了车,杜小兵介绍道:“这是我兄弟,也是合伙人,吕冬。”他又给吕冬介绍:“这是我发小,穆坤。”

穆坤过来跟吕冬握手,话说得客气:“小兵兄弟就我兄弟,别客气,来这就跟到家一样。”

吕冬笑着说道:“不客气。”

三个人一起去大棚仓库里面,穆坤这人话不多,嘴巴比老杜严实多了。

杜小兵说道:“你弄的这地方,跟特务接头一样。”

穆坤微微一笑:“这些车子虽然来路正,手续都没问题,但做这门生意,容易招人眼红,低调一点好。“

他适当透漏一点:“电视机厂那边,工人正闹得凶,要是知道他们领导低价把车子卖给我家,非过来把仓库砸了不可。”

杜小兵家里也做过类似的买卖,还陪他爸实际操作过,附和道:“也是。”

穆坤又说道:“咱们低调发财,赚钱才是真的。”

来到仓库前,穆坤掏钥匙开锁,拉开大铁门,然后开灯,仓库里面是汽车,各种各样的小轿车。

吕冬跟着一一看过去,所有车都不是新车,但有个共同点,最差的也有七成新。

穆坤说道:“很多厂子的领导,疯狂买车,买了实际上没用过多少次,厂子就折腾毁了……”

“虎头奔!”杜小兵停在一辆大奔跟前,接着又看旁边:“新款A6,还有100!”

“小兵,要不?”穆坤伸出左手的拇指和食指,比划一下:“大奔只要这个数。”

杜小兵看眼车,又看看吕冬,摇头:“算了,我穷鬼一个。”

穆坤明白,做主的人是吕冬:“兄弟,你仔细看,相中哪辆尽管上去试,钥匙都在上面。”

“行!”吕冬不去看里面的豪车,仔细看外围几辆车。

他先后上了一辆捷达,一辆桑塔纳和一辆2000。

看过外观,又看内部,最终拉开一辆黑色桑纳塔的驾驶位车门:“穆哥,我试试这辆?”

穆坤大手一挥:“去吧!院子里随便转。”

吕冬上车打火,缓缓开出仓库,在大院子里转了两圈,挨着试了离合和变速箱等等,没有任何生涩感,跟八成新的外观一样。

车子开回仓库里,穆坤看吕冬下来,说道:“这车是电视机厂去年下半年买的,漆没补过,表没调过,总共开了不到2000公里,说九成新也不为过。”

吕冬下车,又挨着看一圈,反正以他的眼光,看不出任何问题。

杜小兵也过来看了,问吕冬:“就这辆?”

吕冬点点头,冲穆坤说道:“穆哥,我看中这辆了,报个价!”

“你小兵带过来的,我也不说虚的。”穆坤还是伸出那俩指头:“八万块钱,我给你们办妥各种手续,今天就能完事!”

能做这种生意,自然有一定的关系网。

杜小兵冲吕冬点头,吕冬也不啰嗦,应道:“行!”

穆坤过来跟吕冬握手:“合作愉快!”

吕冬说道:“合作愉快!”

因为杜小兵的关系,后面穆坤亲自陪着去办理过户等手续,办理完过户才银行转账。

就买辆车,中间没有遇到乱七八糟的事情,手续办的很顺利。

等到下午回去的时候,杜小兵已经开上黑色桑塔纳,当起了吕冬的司机。

这家伙虽然是个新手,但开车很稳当。

吕冬都在考虑,以后有啥事,就把老杜拉出来当司机。

第257章 紧急(求订阅)

这年头,小轿车属于名副其实的稀罕物,买回车来的第二天,店里的人轮着出来看车,苏小山忍不住手痒,拉着乔卫国等人还出去跑了一圈。

人的心理很奇怪,公司买一辆轿车,像高明和付朝霞等员工,也觉得脸上有光。

吕冬当天上午也公布一项福利,以后公司员工婚娶,可以使用公司车辆,而且免费。

苏小山以前在煤矿上开过多年车,多少懂一些,说道:“这车跟新的没区别,才八万块,捡漏了。”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