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手真人破解

中午的时候,丁羽和泰熙也是刻意的带着两个小家伙去品尝一下这里的风俗小吃,既然来都已经来了,就没有必要那么的忌口了!是不是?

而且在这一点上面呢?丁羽还真的就没有把自己当做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,甚至于一直以来呢?丁羽都没有把自己的位置摆得过于的高,至少还是吸一口人间气,并没有高冷在上,弄得自己不食人间烟火,那样的话究竟是神?还是鬼?

所以两个小家伙呢?自然也没有把自己摆得高高在上,因为当父亲的呢?都没有这样,所以他们呢?也没有这样,家长呢?是孩子最好的老师!至少他们在一定程度上面是受到父母影响的,而且这个影响呢?也是相当的大!

泰熙对此呢?也没有太多的意见和想法,家里面的条件呢?把他们当成王子和公主,这个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但是却不能够让他们两个人沾染上其他的毛病,这是绝对不希望看到的。

而且站在自己的角度呢?其他方面的产业呢?将来的时候怎么处理,这个问题自己说了不算,但是自己名下的这些呢?基本上都会是两个孩子的,自己留着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和价值!自己活着的目的是什么?不还是两个孩子吗?

“你平时的时候带着他们也这个样子?”泰熙还是感觉有那么一些不置信,所以吃饭的时候,也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,因为看两个小家伙的状况,真的让自己无言以对。

“自己的事情自己做,如果说不是情况特殊的话,我基本上是不会插手的,甚至于连花销都由他们自行的去掌控!这个跟年纪的大小没有太多的关系,我也不知道如此的培养是不是就是对的,这个没有绝对的正确!都是相对而言的东西!”

要知道泰熙是他们两个人的母亲,有关这个方面的问题呢?丁羽还真的就需要跟她相互的谈话,这个是彼此之间的一种尊重!

“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?”这个话呢?说的比较的悄然,并没有让两个孩子听见,倒不是说教育的方式有些儿戏,而是说采取这样的方式,会不会显得有那么一些太不正经了?这样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小事情来着!

“至少从现在的表现来看,应该还是尚可的,他们已经有所认知了,科学的依据呢?没有呀!至少在这个事情上面是这样的,还是那句话,我们都只是人而不是什么神,不能够做到所有的事情呢?都面面俱,都只是相对而言的。”

两个人趁着吃饭的时候说悄悄话,这个显然也是引起来了两个小家伙的不满,凭什么说话的时候要瞒着他们两个人?明显区别对待呀!这个是绝对不能够忍受的,至于惩罚的代价吗?这个暂时还没有想好!

看着两个小家伙的样子,泰熙有那么一些莞尔,没有想到两个小家伙竟然还如此的灵通,让自己一时之间甚至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是好了!自己这个母亲当的,好像有些失职!

萌嘟嘟咖啡和蜜糖的小白

吃过了午饭,两个小家伙也没有要回去酒店休憩一下的意思,对于泰熙来说呢?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受不了,因为上午的时候陪着他们玩闹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,是真的没有得到任何的休息。

那里想到这个下午了,两个小家伙竟然没有任何要消停的意思,和着还要继续的胡作非为,泰熙也是真的感觉有那么一些晕菜了!当年拍戏的时候,自己都没有感觉如此的累过,但是一上午的时间,自己是真的感觉有那么一些受不住,难道真的是年纪大了?

丁羽对此都已经习惯了,实在是太小儿科了,比较起来先前时候的上山劳作,眼前的这些吗?都只能说是小儿科而已!既然能够适应在山上面的劳作,那么眼前的这些吗?就真的不会太当做一回事情了。

再者对于两个小家伙来说,自己的老娘在这里了,所有的花销呢?基本上都是老爹在掏,这样的时机真的可以用千载难逢来形容,可惜的是老娘没有给他们私藏一些小金库,但是想一想就算是给了小金库可能也没有太多的作用,因为老爹是不会允许的。

所以本着现在这个时候能捞一顿是一顿的想法,两个小家伙倒是显得有那么一些很过分,当然了这个过分呢?也是需要看情况的,不能够一股脑的就部都使用出来,那样的话会得不偿失的。

虽然说老爹并没有看向他们,但是两个小家伙还是能够感觉的出来,毕竟这些天跟老爹在一起的日子呢?不是白过的,经受过困难,那么就知晓其中的滋味!

下午的时候,泰熙基本上就已经瘫软了,拍戏虽然辛苦,但还有空挡的休息时间,可是陪着这两个小家伙呢?是真的没有任何的空隙,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过来的,如果说换成自己带着孩子们出来的话,自己很难想象现在这个时候还能不能够坚持的下来。

泰熙兴趣弱弱,虽然说他们来到的这里的环境非常的优美,但真的是坚持不住了,小家伙们没有任何的忧愁和烦恼,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吃喝玩乐,这个是他们的主要生活,但是作为成人呢?自己并不是这样的,相信丁羽欧巴也是同样的如此。

但就算是兴趣弱弱,泰熙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但还没有到晚上的时候,就真的坚持不住了,原本的时候拍戏也会非常的累,但是却不会像是现在这样,身心俱乏!

所以一家四口也没有打车,而是坐了安保的车回来了,在回来的路上面,两个小家伙很是不给面子的就睡着了,泰熙的样子貌似也没有好到那里去,那个头也是靠在了丁羽的肩膀上面,眼睛也是闭着。

“我才来了一天的时间!”泰熙说话的声音很轻,甚至是细不可闻,这个话说的很歉意,原本的时候觉得带着孩子乱跑呢?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现在看来,情况跟自己想象的完不一样。

丁羽也是笑了一下,然后把自己的脑袋也是给靠了过去,两个脑袋也是触碰在了一起,“在韩国和美国那边的玩乐,跟这里的玩乐是性质不同的,两者之间有着相当本质的差别。在那边的时候多少还是要自控一些,不管是家里面还是其他的什么方面,对于他们都有着相当的束缚,不想承认,但是这一点始终都是存在的,而在这里呢?他们没有任何的束缚感!”

“束缚感?”泰熙也是睁开了自己的眼睛,有些不解的闻到。

“家里面的条件很好,但是在有形无形之间呢?也是给予了他们相当大的压力,总得在他们的言行举止上面给予了相当大的约束,其实仔细的品味一下,谁都这样的去做过,都希望孩子呢?能够按照自己的要求和期望去成长!”

泰熙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,情况还真的就是如此,两个孩子在自己这里的时候,自己对他们也是有所要求的,而这个要求呢?在有形无形之间总是期望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要求来,至于这个要求是对还是错,好像从来都没有在意过的。

“以前做错了?”泰熙的心态好像突然之间的有些失衡了。

丁羽也是用脑袋轻轻的撞击了一下,“想什么呢?什么叫所谓的做错了,礼义廉耻等等,这些呢?他们都不懂,这些都是需要家长和老师传输给他们,甚至于在我们的言行当中去影响他们,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,你能够想象会是什么后果吗?”

泰熙也是被这个话给弄得有些糊涂了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是好了!

“够矛盾的吧?其实先前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时候,人生呀!有的时候就是在矛盾当中过来的,求同存异,不能够要求所有人的想法都跟我们一样,要是那样的话,世界早就已经和平了,不会是现在的这个状况了!”

“什么跟什么呀!怎么扯上世界和平这么一说了!”泰熙也是被丁羽的话逗笑了。

“两个小家伙也是一样,他们呢?身上面有一些坏毛病,自然也有发光点,我们总是看到了他们的发光点,毕竟说聪慧、可人等等,但是我们不能够总是发掘他们的发光点,而忽略他们的一些小毛病。”

“我好像在这个方面有那么一些不太称职!”

“错了,当母亲的呢?总是会用包容的心态来对待两个孩子,自然对于要求上面呢?可能会稍微的放松一些,而我当父亲呢?可能经历的事情稍微的有些多,所以这个心也是有那么一些硬,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面,稍显有些狠!”

“在我看来,两者需要相辅相成,不能够偏颇任何一个方面的!”

丁羽和泰熙两个人聊得时间稍微有些长,甚至于到了酒店的时候都没有谈及完毕,因为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吃过了东西,所以两个小家伙也没有多久就继续的倒在床上面,而丁羽呢?并没有让泰熙立刻的就睡下。

而是给她按摩和调养了一阵,这个也是相当费工夫的,一般人还真的就很难下手,为什么呢?看丁羽额头上面的汗渍就知道了,绝对的不轻松,泰熙一番下来,倒是感觉精神气爽,但是丁羽却是坐在了那里。

看着丁羽欧巴的样子,泰熙也是伺候着一同的洗浴,两个人在一起呢?多少也是有那么一些情调,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,在这一点上面呢?根本就不需要有太多的在乎,倒是泰熙感受着的时候,也是埋怨的拍了一下丁羽的胸膛。

“你呀!也不能够老是这么的憋着,对身体不好!我就一个人,你是不是也得悠着点,我可是听说了,不少人对你都是挺有兴趣的,你这样的身份呢?平时的时候也都是场面上面的事情,我对此也非常的理解!”

感觉到丁羽欧巴下身的坚硬,泰熙也是非常理解的说到,自己一个人呢?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承受不起,都说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田,但是事情都不是绝对的,在自己看来,一个人呢?还真的就承受不了这头牛!还需要几块田的。

不管是逢场作戏,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,都是无所谓的!对于这样的事情,自己还是非常的理解!

丁羽也是笑笑,“逢场作戏也好,虚情假意也罢,没有太多的兴趣,至少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太多的兴趣,将来会怎么样呢?说不好,因为我也很难做这个方面的保证!”

在现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呢?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不合时宜,但对于泰熙来说,还真的就是最好的催化剂,不过两个人还真的就没有在浴室里面怎么样?甚至也没有在床上面怎么样?毕竟泰熙的身体刚刚的调节完毕。

丁羽还是相当怜花惜玉的,泰熙在回到了床上面之后,第一时间也是睡了过去,虽然说有丁羽的调养,但是这个身体最为直接的反应呢?也是表现了出来!

不过早上的时候泰熙醒的也是比较的早,甚至于丁羽稍微的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泰熙也是醒了过来,而醒过来之后呢?也是抓住了丁羽的身体,完就没有让他起身的意思,丁羽也是苦笑了一下,“早知道这样的话,昨天的时候就不对你下手了?”

“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!”

不过一番的折腾呢?时间也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些长,泰熙出来的时候,两个小家伙的锻炼还没有完结呢!泰熙看向两个小家伙的时候呢?倒也没有太多的不好意思,不需要如此!

两个小家伙一直等锻炼完毕了之后,这才冲着自己的老娘吐着舌头,看着泰熙举起来的拳头,也是嘻嘻一笑,然后跑开了,而这个时候丁羽也是从里面的卧房走了出来!

看着泰熙和两个孩子的样子,也是摇摇头,简单的去处理了一下公务,而这个时候有工作人员告知自己,张衡来了!丁羽也是愣了一下,来的这么早?

“让泰熙和两个孩子吃饭!我和张衡一同的吃饭!”

不过吃饭的地方呢?就不是房间里面了,而是来到了楼下的餐厅,“羽少!”张衡的称呼呢?也是立刻的就换了,而且看见丁羽的时候,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哆嗦!

昨天的时候自己给那位宝少打了电话,也是提及了一下自己的情况,在自己看来,已经快要压死自己的那位,在这位宝少的面前呢?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!惊骇的自己,一时之间甚至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是好了!

所以自己第一时间就跑到了丁羽这边来了,打探这样的消息并不是什么难事,看着要端茶倒水的张衡,丁羽摆摆手!随即自行的挑选了一些早餐,早餐的东西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多,看得张衡也是有那么一些目瞪口呆的。

“架子大不大的呢?并不体现在这一点上面了!”谢绝了张衡的帮忙之后,丁羽也是如实的说到,“都已经是什么社会了,我们是做人,不是做奴才的,不需要有太多的尊卑这么一说,当面称爹,背后骂娘这样的事情,还是算了吧!”

“让羽少见笑了,我就是有那么一些难以自禁!”

“常理中事,你跟我当年的境况有些相似,当年我的运气算是不错,所以才能够展翅高飞,过程就不说了,显得太过于的无聊,怎么个打算,今天就走?”

“我的工作昨天的时候已经完结了,今天再补拍一些就可以交工了,下午的时候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,也不知道羽少你有什么安排没有?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行了,也不需要这么的客套,谁都有个三灾九难的时候,有的时候就靠着自己一个人呢?未见得能够挺得过去,还是需要大家帮忙,众人是材火焰高呀!”丁羽也是笑着的说到,“不过呢?作为朋友,多说两句,不介意吧?”

“羽少你吩咐,我张衡还是一个七尺的汉子!”

“没有太多的吩咐,我的人生阅历未见得有你多,不过经历的事情多了一些,所以说一点自己的见解,人生呀!就是一睁一闭的过程,有些事情呢?眼睛里面不能揉沙子,有些事情呢?可以得过且过!”

张衡先是一愣,随即好像也是明白了什么,对丁羽点点头,“羽少,我明白了!”

“明白还是不明白的,跟我又没有太多的关系,这个本来就是你自己的事情,相信经过了这一次的困难呢?你会认识到许多不一样的地方!吃饭!”

刚开始的时候,张衡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放不开,不过看着桌面上的东西,张衡心一横,也是闷头的吃了起来,但是吃到最后呢?是真的吃不动了,跟面前的这位羽少相比较,自己就是一个棒槌,甚至连棒槌都不如!

你说其他的不行,甚至于连吃的呢?你都比不上人家,昨天晚上的时候大激动了,自己完就忘记吃饭了,早上来的有点早,也没有吃东西,就这样呢?还是比不过人家羽少,这个时候张衡也是感觉相当的羞愧!。

Tags: